神松散文

翻案文章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翻案文章
0

(旧文重发之一)

 

翻案文章难作,弄不好还会出事,但是理之所在,总有人翻。

英国人排世界十大名著,《简·爱》名列第一,第十才是中国的《红楼梦》。如此行径,就不怕引起公愤?别说他可以用“排名不分先后”作遁词,就算他把《红楼梦》排为第一,《简·爱》排为第十都不饶他,因为二者根本不在同一档次上,不管《红楼梦》在世界十大名著中排行老几,反正《简·爱》入不了世界十大名著,除非是入英国人自己的十大名著。写到这一句突然又后悔了,如果连诗体小说也算上,《简·爱》在英国小说中也排不到前十。

多年以来,欧洲文学和东方各国文学根本就不是平等交流的,欧洲文学占尽了便宜,而东方文学吃尽了亏。稍通外国文学的都知道,欧美文学都发源于爱琴海文明,有着共同的文化渊源,特别是欧洲各国,地域接近,民俗又相似,社会状况差不多,几个文学大国还都属于同一语系,某一文学思潮兴起后很容易波及全欧,欧洲文学简直就是一个整体,各国之间早就结成了一种“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”的同类关系,不允许你超过他。如果承认东方某位大作家高于欧洲某一国最受尊崇的作家,那几乎等于说高于欧洲全体,太可怕了!《红楼梦》就是这样才倒霉的,被压在非常浅薄的《简·爱》后面。如果东方有人撰文,说英国某作家浪得虚名,不配得到赞誉,那就捅了马蜂窝,英国、法国、意大利、丹麦、挪威都会表示反对。相反,东方各国文化渊源不同,星星散散,贬低中国文学,印度不会觉得有损自己的尊严;贬低阿拉伯文学,日本也不会觉得受了刺伤。所以,世界文坛看似公平实则极不公平,欧洲文坛精诚团结,以西方文明的中心自居,对东方文学分而抑之,极力推行他们的那一套“评分标准”,终于压倒了东方国家不一致的呼声,让东方各国的读者、写作者以为欧洲的就是国际的,极力去与欧洲接轨——这就是“公平”幕后的大陷阱。

欧洲文化是一条恶狗,它至今享受的高地位是靠侵略得来的。前几个世纪,欧洲主宰世界的命运,对各个民族进行疯狂的文化侵略,驱杀被压迫民族的人口,消灭人家的语言,只让自己活,你想欧洲文学的价值能不升高吗?世界文坛的悲剧在于:欧美国家捧红一个亚非拉作家很容易,亚非拉地区要想推出自己的作家非要反复斗争个几十年不可。长此以往,弄得想要国际影响的亚非拉地区作家对自己都没了信心,想方设法去与欧洲接轨了,文艺创作的真理正在一步步被扭曲。

欧洲文学的鼓吹者、追随者们应该收敛了!在革命年代,我们急需要借用革命的火种和新鲜空气,文学大师们都跑到了译介、宣传的第一线,把一些欧美名著捧得很高,后来,大师们都死了,大师的话却成了经典,足以压得住后生小子对这些欧美名著的诘难,确实有许多“名著”是相当拙劣相当粗糙的。

可是新的历史时期到了,亚非拉文学正在崛起,东方文坛必然会出现最伟大的弑神者,将欧人强加给世界的文学标准凿穿、捣碎。

然而,最令人痛心的,是欧人排演的文学次第论,却被一批缺魄力少识力的国人积极接受。

试看中国人自己排的“世界四大名著”,比欧洲人还露骨的欧化:《简·爱》、《红与黑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、《复活》,四部书全是欧洲地区的,光托尔斯泰自己就占了一半,弱小国家、被压迫民族一部书也没有,这还是中国的立场吗?

在新华书店,偶翻《红楼梦》的一个版本,更为气愤。原来序言上的最后一句话写的是:“曹雪芹真不愧是可以与福楼拜、海明威等著名外国文学大师相提并论的大作家”。写到最后,好像序作者表明自己是研究福楼拜与海明威的,找他为《红楼梦》作序找错人了。

我曾跟几位教师谈《金瓶梅》,在场的一英语教师不服:“要看还是看劳伦斯的性爱小说,《查太莱夫人的情人》写绝了!再看《金瓶梅》,没意思。”那副崇洋媚外像惹我反感,立予回击:“有意思没意思不能只看性描写。《查太莱夫人的情人》性描写比例多,但社会生活内容却少的可怜,六次性交外加一个小木屋,能跟《金瓶梅》展现的广阔社会层面相比吗?”劳伦斯在英国也算不上一流小说家,他那神秘主义的糊涂思想和自然主义的散漫描写,令人头疼,这两点就足以决定他的文学成就仅限于中乘,不知为什么,到了中国,身价倍增。

作为一名四处碰壁的文学青年,我以弘扬中国文化为己任,在此立言!我反对托尔斯泰的精神侵略,我讨厌雨果的滥用人性,欺骗感情,我看不起英国作家的夜郎自大,每当我看到有些中国作家把圣经里的话恭恭敬敬地誊在作品的首页,对外国作家顶礼膜拜地仿习,我就顿生鄙夷之情——他们为什么要跟着别人跪地爬行?论世界文学,最深刻者中国,最广袤者中国,最丰厚者中国。然而中国当代文学不能振兴于世界,就是因为有一批文学前辈确实拜倒在外国人脚下,对我们这样没有背景的文学青年又踢又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079

周神松
周神松老师,笔名:洪秀全 【取名服务微信号:kyxmx1】 毕业于山东大学周易研究中心,硕士学位。 著有《神松姓名学》、《中国姓名学》等著作。 中国姓名学开创者,中国家族开运姓名学创始人、奇门遁甲姓名学创始人。严谨系统地结合奇门遁甲与中国汉字数理,构建中国姓名学完整体系,为人生开运建立了科学可靠的系统和方法。

硕士学位证和学位授予仪式

上一篇

榨“小”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

类别小工具

翻案文章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