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游戏写作、凭空造假大揭密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游戏写作、凭空造假大揭密
0

民国人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无良写作,弄虚作假,欺骗世人。

杨坤明是一个二道贩子,他的姓名学取自日本,稍加改装,妄称自己是中国姓名学的鼻祖。

然而,杨坤明的写作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,漏洞百出,经常毫不脸红地编造故事,愚弄读者。

现将杨坤明弄虚作假的三大经典公布于众。

 

一、亵佛门

在《中国姓名学浅议》中,杨坤明胆敢自称是佛。杨坤明专用一页纸刊出自己的照片,两旁标有小字:“本是西方一古佛,转来东土救同胞”。解释自己为什么是佛的文字在第60页,“当次子未生以前,梦一老人示曰,你本是西方一古佛,使你转来东土救众生”。杨坤明此举可谓弄巧成拙,大大的亏本。因为根据佛教的经义,凡是以生人之躯自称是佛的,皆是妖言惑众,不是佛说,而是魔说。即使是真佛转世,具备佛的神通,也不可直接宣称自己是佛。如果有所暗示,被人识破自己是佛,就要及时离开人间,以保持佛法的纯洁性,勿使妖魔有机可乘,宣称自己是佛。杨坤明不知道佛家预先留下这么一手,一下子踏中机关,暴露了自己学养很低,没读过几本经书,国学处于不及格水平。

民国时期,国学昌隆,高人、牛人多得是。像熊十力、章太炎都不敢宣称自己是佛,熊十力用“十力”暗示自己是佛,已经略显直露出格了。清末民初的大易学家杭辛斋,在易学界举足轻重,得异人传授,经常与孙中山一起谈论易理与易道,致力于用易学改良社会,也从未宣称自己是佛。道理很明显,不宣称自己是佛还有是佛的可能,再往低了说还有被尊为神、圣人、贤人、伟人、豪杰的可能,而像杨坤明那样宣称自己是佛就连做神、圣人、贤人、伟人、豪杰的可能都没有了,直接就成了魔。这是一道有趣的测试题,杨坤明的表现得了零分。

 

二、流弹门

在《姓名学之问答》一章,杨坤明自问自答:

问:军人改出凶名受吉名,得不战死乎?

答:军人战死于沙场,为国争光,保民卫国,理所当然……著者曾从军一年,每次出发讨伐时,向天大呼曰“我是杨坤明”三声。曾二三次被敌包围,在被包围时,著者特大呼三声曰我是杨坤明,即为发出言灵直到灵界之无线电台。果然,每次皆得逢凶化吉,不受流弹射死矣。假如著者之名若凶恶,更快被敌人之流弹伤亡也。

按,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中日军队交战于北京郊外之南苑,第二十九军之副馆长佟麟阁、师长赵登禹二人乘车败逃,在车内受流弹伤亡……(浅议68页) 

 

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游戏写作、凭空造假大揭密

 

很显然这是一个人为编造的神迹故事。

这段文字前后不对应,前面讲的是“被包围”,结果应当给出是否突围,如何突围。但是,杨坤明好像忘了前面在说什么,给出的结果是“不被流弹射死”!很突兀是吧?而且“流弹”这个词还出现了两遍,于文中殊显怪异。子弹打出去,没有击中目标,子弹继续飞继续飞,歪打正着(或者说本来就是没有目标乱飞的子弹),打中了另外的目标,才能称为流弹击中。被流弹射死只是战争中的一个特例,比被敌人瞄准后打死、打伤的可能性要小。杨坤明追述这个事件的时候没有想到枪弹、炮弹、飞机投弹,一下子把危险范围遽然缩小,直接定位到“流弹”,真是反常呀。在杨坤明的记载背后,我们好像看到了有那么一个流弹杀人的事实,这个事实刺激了杨坤明。杨坤明把这个事实的结果反转过来,成了“不被流弹射死”,然后把结果编排在自己身上。某个人被流弹杀死了,才是杨坤明创作这段文字时思想的起点!不然,就不能解释为什么后文中“突围”不见了,却被“流弹”所代替。果然,隔不两行,杨坤明就带出了佟麟阁、赵登禹被流弹击中的例子。前面提到的“流弹”,正是由这个新闻衍生而来。可是这样一写,文章上气不接下气,倒是把自己编造故事的心理过程全展示出来了。

如此写作水平说明,杨坤明难言智者,更非学者。

 

三、丧子门

杨坤明著作和熊崎健翁著作最大的交集是九九八十一数吉凶表。然而就在这个最关键问题上,杨坤明再一次弄巧成拙,越描越黑,主动“交代”了九九八十一数吉凶表不是他发明的。

《浅议》中有这么一段类似于“苦肉计”之类的描写:

又著者因他人之子女不肯受凶名之实验,不得已将自己之长子来作牺牲。命名曰“杨应允”以试验之。此姓名计34划系大凶为速死之数理,其名之文字意义为应允其死亡之寓意,果然,至六岁之时,出门感暑气发热,又被庸医误投以六神丸,是时,著者急速改名曰“杨复光”,然于危险之际,苏乎新名,发出灵界之无线电话已来不及矣。为著书立说,普益世人,使长子死于非命之实验。(浅议60页)

 

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游戏写作、凭空造假大揭密

 

杨坤明故作悲情,却忘了一点,姓名学作为易学术数的一支,是“百姓日用而不知”的一门学问,全中国4亿人,每个人的姓名都要入格,都是试验。数格是一种客观实在,取名必然落入数格,任谁也逃不过。这跟命名之人是否有姓名学的理论储备与趋吉避凶的自觉没有关系,人人都可以看做81数吉凶表的试验品。81数吉凶表规定的凶数多,吉数少,吉数占三分之一弱。所以姓名学从来不缺少凶名的实验。在信奉81数理表的人看来,凡是不占吉数的人都是凶名的试验品,在这种划分前提下,凶名实验多不胜数,只要去发现去统计就行了,杨坤明毫无用儿子做凶名实验的必要。杨坤明这样写,违反了一个最根本的逻辑,那就是用极大的牺牲、漫长的时间去做一个根本没有必要性的东西,没人会做。大凡试验,都具有强烈的目的性与功利性,对于拿不准、不明细的东西才会做试验。如果81数理表是杨坤明所创,是杨坤明本人千辛万苦推导统计出来的,那么杨坤明统计81数理的过程就是说服自己的过程,有千万例原材料做支撑,本已足够,再牺牲自己的儿子做凶名实验不是多此一举吗?凶名实验的写法,直接暴露了杨坤明的心态,81数理表乍然出现在杨坤明面前的时候,对于杨坤明来说是一个陌生的东西,人们只有对于新鲜陌生的东西才会有想做试验的冲动,正如跟自己多年的妻子不会想到去试婚,而有冲动跟新的恋人去试婚。杨坤明从81数理表上获得了一种想做实验的冲动(应该没有去真做),将之在文字中通过虚构故事发泄了出来,这说明81数理表对他来说是早已存在的,非他原创。

杨坤明的水平处于叶(野)先生、不入流的水平。他把读者当成笨蛋来愚弄,其实真正愚笨的是他自己!

周神松老师,笔名:洪秀全 【取名服务微信号:kyxmx1】 毕业于山东大学周易研究中心,硕士学位。 著有《神松姓名学》、《中国姓名学》等著作。 中国姓名学开创者,中国家族开运姓名学创始人、奇门遁甲姓名学创始人。严谨系统地结合奇门遁甲与中国汉字数理,构建中国姓名学完整体系,为人生开运建立了科学可靠的系统和方法。

幸福的镜子

上一篇

熊崎健翁什么时候剽窃过杨坤明的《中国姓名学》?

下一篇

你也可能喜欢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

提示:点击验证后方可评论!

插入图片

类别小工具

杨坤明《中国姓名学》游戏写作、凭空造假大揭密

长按储存图像,分享给朋友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